今天是 公歷*年*月日 星期* 農歷**年*月*日   您是本站第3543880位訪客

服務熱線:400-001-0008 

油氣行業歷史性變革:民企、外資進軍油氣上游通道正式開放

發布:2020-05-15  閱讀:167

       事關國企、民企、外資,中國油氣行業的歷史性轉折來了!5月1日,國家自然資源部印發的《關于推進礦產資源管理改革若干事項的意見(試行)》(以下簡稱“意見”)正式實施。《意見》規定,礦業權采取競爭性出讓,符合條件的民企、外資企業均有資格按規定取得油氣礦業權。為推動市場化落到實處,《意見》涵蓋了一系列“放管服”改革舉措,明確要求能下放的全部下放,能取消的堅決取消,將絕大部分礦業權交給市場主體。至此,油氣勘探開發領域由國有石油公司專營的歷史正式畫上句號。未來,或競爭、或協作,國企、民企、外資一同前行的場面將陸續上演。      

加快向社會投放新油氣探礦權區塊

       長期以來,國內油氣開采量與供給能力短缺的現實,注定油氣勘探開采市場化已勢在必行。《中國油氣產業發展分析與展望報告藍皮書(2019-2020)》顯示,2019年,我國原油進口量50572萬噸,石油對外依存度高達70.8%;天然氣進口量9660萬噸,對外依存度43%。與油氣對外依存度居高不下相背離的是,我國油氣資源總量豐富。最新一次全國油氣資源潛力評價結果顯示,我國石油地質資源量1257億噸、可采資源量301億噸,目前資源探明率剛超過30%,處于勘探中期;天然氣地質資源量90.3萬億立方米、可采資源量50.1萬億立方米,探明率14%,處于勘探早期。如此,提升勘探開發效率,在中石油、中石化、中海油以及延長石油四家國有石油公司之外,引入更多市場競爭主體,成為了國家能源安全戰略性考量。早在2011年,油氣勘查開采體制改革就提上了日程。彼時,新疆、貴州和山西等地作為排頭兵,先后以招標、拍賣和掛牌等方式開展了11輪油氣探礦權競爭出讓,總面積達12萬平方千米。除三桶油等國企隊伍外,36家市場主體進入油氣勘查開采領域。

       2017年,國務院印發《關于深化石油天然氣體制改革的若干意見》,進一步明確有序放開油氣勘查開采市場,允許符合準入要求并獲得資質的市場主體參與常規油氣勘查開采,油氣上游勘查開采權的能源商品屬性得以進一步釋放。如今,自然資源部印發的《關于推進礦產資源管理改革若干事項的意見(試行)》正式實施,礦業權全面推進競爭性出讓、嚴格控制協議出讓,將絕大部分礦業權交給市場主體,加速形成以大型國有石油公司為主導、多種經濟成分共同參與的勘查開采的市場格局。無疑,一系列的試點改革與政策的解綁,將切實增強市場活力,加快向社會投放新的油氣探礦權區塊。      

民企、外資將獨立參與油氣上游市場

     以往,在中國油氣大開發的歷史進程中,三桶油、延長石油等國有石油公司占據主導,民營企業大多以油服的身份參與其中。如今,油氣上游產業壟斷全面破冰,為有實力的民企提供了角色“轉型”的契機。以中曼石油天然氣集團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中曼石油”)為例,2018年1月,中曼石油以8.6687億成功競得新疆油氣勘查開采體制改革試點區塊——溫宿區塊的探礦權,成為當時中標企業中唯一一家民營企業。斬獲探礦權2年以來,作為一家油服工程公司,中曼石油在溫宿區塊油氣勘探初具成效,儼然適用了“油公司”這一新身份。4月28日,中曼石油在新疆溫宿區塊獲得重大油氣發現,風險探井紅11井在潛山風化殼地層試油獲得日產氣量43674立方米,實現了新疆阿克蘇市油氣勘探“零”突破,結束了阿克蘇市范圍內沒有油氣資源的歷史。截至目前,經過初步探明,中曼石油溫宿區塊的儲量達到了3673萬噸,這也是國內民營企業在國家公開競拍出讓油氣區塊探礦權之后,取得的首個重大發現。

       從勘探程度較低、地質認識較少的區塊,到發現油氣、儲量上報國家,表明國內民營企業已初步具備技術、底氣參與國內油氣勘探開發,證實了民營企業參與國內油氣大開發的可行性。至于外資石油公司,多年里,他們為進入國內上游市場做了不少嘗試,但大多以合作者的身份出現。例如,法國道達爾石油公司同中石油合作,在鄂爾多斯盆地參與了致密氣開發項目;雪佛龍加盟參與了四川高含硫氣田開發項目,BP、殼牌在四川都參與過頁巖氣開發項目。現在政策通道放開,伴隨新的油氣探礦權區塊的繼續投放,期望進軍油氣上游產業的民企和外資企業,都有望獨立參與上游油氣勘探開發,成為國內能源安全保障的新生力量。     

油氣開采繁榮還需時日

       現階段,油氣上游市場政策上完全開放,很多民營、外資也有能力參與勘探開發,看似一拍即合。但是,從實際操作層面出發,油氣上游產業短期內是否還是令人艷羨的“大蛋糕”,能否引得民企、外資等新的市場主體大規模涌入,仍存在不確定性。眾所周知,油氣勘探開發屬于高投入、高風險、高回報產業,參與其中的企業需要強勁的資金以及技術作為后盾,要想分得油氣上游的“一杯羹”并非易事。據悉,國內油氣上游改革試點的幾年里,參與國內油氣勘探開采的民企、外資,成功者有,黯然退場者也不再少數。

       2016年,國土資源部在完成第二輪頁巖氣探礦權勘查期督查的結果就顯示,16家企業中標的19個區塊的承諾投入均未能如期完成,勘探成果也不盡如人意。尤其是今年,國際油價暴跌,五大國際石油公司在內,幾乎所有石油企業都縮減資本開支,收縮了戰線,以保持足夠的現金流度過行業寒冬。如此,無論是民企還是外資,處于利潤回報率的考量,對于進場國內油氣勘探開采將保持審慎的態度。最為關鍵的一點,國內油氣勘探開發的絕大部分優質區塊都集中在中石油、中石化、中海油以及延長石油手中,民企、外資要想獲得優質油氣區塊探礦權,仍有很長一段路要走。可是,正所謂“筑巢引鳳”,油氣上游產業全開放的平臺已經搭建,至于國企、民企、外資齊參與,共建國內油氣繁榮的景象,需要時間的沉淀。

手機站
android客戶端
微信號:sdsshihua